您的位置首页  上海经济  网事

上海往事茶裡人生2

上海往事茶裡人生2  愛喝茶的張愛玲,在《傾城之戀》中鋪陳一段茶緣…

原标题:上海往事茶裡人生2

  愛喝茶的張愛玲,在《傾城之戀》中鋪陳一段茶緣。圖為電影劇照。(摘自網)

  張愛玲遇到的問題,跟任何一個普通人遇到的問題沒什麼兩樣。她自己也明白,「去掉了一切的浮文,剩下的彷彿只有飲食男女這兩項。人類的文明努力要想跳出單純的獸性生活的圈子,幾千年來的努力竟是枉費麼?事實是如此」。

  一九四六年二月,張愛玲從上海去溫州尋找胡蘭成,迎接她的還有一個叫范秀美的女人。張愛玲本來喜歡在公寓裡喝茶,有一天終於明白,還有更廣闊的喝茶空間。這一次,她要為白流蘇留住那個陪她喝茶的男人。

  吃完了飯,柳原舉起玻璃杯來將裡面剩下的茶一飲而盡,高高地擎著那玻璃杯,只管向裡看著。流蘇道:「有什麼可看的,也讓我看看。」柳原道:「你迎著亮瞧瞧,裡頭的景致使我想到馬來的森林。」杯裡的殘茶向一邊傾過來,綠色的茶葉黏在玻璃上,橫斜有致,迎著光,看上去像一棵翠生生的芭蕉。底下堆積著的茶葉,蟠結錯雜,就像沒膝的蔓草和蓬蒿。

  二○○七年,同名電視劇《傾城之戀》完全照搬了這個喝茶場景,演員黃覺和陳數細膩逼真地呈現了小說中兩人間的互動對話。在書中,范柳原見到離了婚的白流蘇,一開口,就誇她的特長是低頭。這跟現在誇女孩長得漂亮是一樣的。細微差別在於,范柳原是此中老手,他在努力呈現差異性,以便誇得有新意。就像胡蘭成誇張愛玲是臨水照花人,從此成為江湖絕響。

  在接風宴會上,范柳原突然出現,拉著流蘇跳舞,順便進行了關於好女人和壞女人的「學術交流」。范柳原認為,一般男人既喜歡把好女人變成壞女人,又喜歡壞女人。他則不同,喜歡老實些的好女人。白流蘇將這個說讀為,范柳原理想中的女人是人前貞女,人後蕩婦,冰清玉潔又富有挑逗性。她也很會來事,順嘴還了范柳原一句:你要我在旁人面前做好女人,在你面前做壞女人。逼得范柳原將他對流蘇的審美提高到「一個真正的中國女人」的境界,他的立論依據是:這樣的中國女人最美,永不過時。

  不等舞會結束,范柳原找了個藉口,製造了兩人獨處的機會。在一堵牆前,兩人又討論起了地荒的問題。白流蘇還忖度范柳原是講究戀愛還是肉體之愛。因為范柳原覺得,戀愛是以結婚為導向的,而結婚後,女人在處理具體家務上有很大的主導權。白流蘇傾向於認為范柳原是講究戀愛的,到底也拿不準,所以兩人在飯店吃完飯後,藉著這次喝茶,又來了一次交鋒。

  范柳原說茶葉景致讓他想起馬來的森林,白流蘇卻覺得堆積的茶葉像蔓草和蓬蒿。范柳原的說法伏了後招,他說要陪流蘇去馬來,回歸自然。范柳原假設了馬來場景,也在試探白流蘇,並將流蘇穿旗袍更好看作為審美品味又攻了一招。結果,兩人共同討論了人前裝腔的有效性,當然也得有人說話。范柳原還說,自從在上海第一次見流蘇之後,他就上了心,還為她費了不少心機。

  胡蘭成在武漢,張愛玲不在身邊,同樣費了心機,他提前享受了「紅袖添香」的情趣,俘獲了一個周姓小護士,要了人家的照片,並讓人家題字,周題寫的內容是「春江水沉沉,上有雙竹林,竹葉壞水色,郎亦壞」。原本,這首樂府詩是胡蘭成教她的。

  范柳原說了那麼多話,如果白流蘇還不接招,那就玩不下去了。從此,兩人一起做了很多事情,看電影、上賭場、去綢緞莊,范柳原卻突然成了君子,連她的手都難得碰一碰,唯獨在沙灘上來了一次驚喜,兩人互相拍打對方身上的蚊子,玩得很開心。沒想到,流蘇突然不爽,起身就走。按一般男人的邏輯,范柳原應該追上去哄流蘇的,但他卻很淡定,轉身摟個妹子曬夕陽去了。胡蘭成在鄉下逃難時,順手也搞定了寡婦范秀美。

  從此,范柳原整天和那個白流蘇認識的妹子廝混,直至與白流蘇討論吃醋問題時,才和解。白流蘇也疑心范柳原使的是激將法,在逼她主動投懷送抱,卻也留了後招,如果出事,可以正大地推脫責任,事了拂衣去,再找其他女人。於是,兩人又貌合神離,范柳原解釋《詩經》,說是人力有時而竭,流蘇說,你繞個大彎子,就是不想結婚。一番爭執之後,流蘇回了上海,面對事關清白的輿論壓力,她選擇了靜坐等待,直到後來范柳原來電報求她去。范柳原去接她,打趣她的綠色玻璃雨衣像「藥瓶」,冷不防又來一句:「你就是醫我的藥。」

  出生在上海,在求學多年的張愛玲,要借助這個處於特殊時期的城市表達她對上海的懷念。李歐梵解釋說:「在我看來,大眾文化景觀中的『老上海風尚』並不光折射著的懷舊或她困擾於自身的身分,倒更是因為上海昔日的繁華象徵著某種真正的神秘,它不能被歷史和的大敘事所闡釋。這就是他們所希望解開的神秘,從而在這兩個城市之間建立起某種超越歷史的象徵性聯繫。這在近年來製作的幾部引人注目的關於上海的電影中尤為明顯:徐克的《上海之夜》,關錦鵬的《阮玲玉》和改編自張愛玲小說的《紅玫瑰與白玫瑰》。」

  喝茶是上海風尚的一個組成部分,關錦鵬們勾連「上海往事」(二○○七年上映,講述張愛玲傳奇一生的電視劇也叫《上海往事》),不得不從張愛玲那裡尋找認同,因為他們曾經被歷史切割過。至於用什麼方式去呈現,是小說,還是電影,都無法改變上海生活的本色。二○一三年,厚積薄發的金宇澄在《繁花》中,讓陶陶招呼滬生吃茶,也是開講「上海往事」,從一件事講到另一件事,縈縈繞繞,牽出許多人,許多事。他們出遊,吃飯,常去喝茶的地方,有「綠雲」茶坊、「香芯」茶館。

  一次,梅瑞和康總一邊喝茶,一邊聊天,梅瑞雖然講到與陶陶、滬生談過戀愛,跟現任老公結了婚,生了孩子,卻力證自己是一張白紙,不懂男女風情。但在康總眼裡,梅瑞「待人接物,表面矜重,其實弄風惹雨,媚體藏風」,自然不是省油的燈。又一次,梅瑞聊起她媽想跟她爸離婚,跟一個舞伴結婚,她媽說:「這叫第二春,等於一季開兩次桃花。」康總說:「等於一年採兩次明前茶(清明節前採製的茶葉,少蟲害、質佳量。^昂貴)。」(本文摘自《民國茶範》一書,聯經出版)

  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、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。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,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,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:

  發言涉及攻擊、、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、社會正義、國家安全、之內容,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

  請勿以發文、回文等方式,進行商業廣告、騷擾網友等行為,或是為特定網站、blog宣傳,一經發現,將會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

  發表涉及他人隱私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,且未經證實、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、不實謠言等

 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(圖片)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、商標、專利等權利;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,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,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

  違反上述規定者,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,或者直接封鎖帳號!請使用者在發言前,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,謝謝配合。
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,并不代表本站观点,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。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告知,本站将立刻处理。联系QQ:1640731186
友荐云推荐